品读《论语》,感悟孔子
【字体:
品读《论语》,感悟孔子
作者:郭和连    本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612    更新时间:2016/5/20
 

易中天曾问于丹心中的孔子是什么样子,于丹回答:“在我的心目中,孔子只有温度,没有色彩。”易中天诠释,所谓没有色彩,无非就是灰色。于丹、易中天认为,“我们需要一位灰色的孔子”。因为灰色最容易和其他色彩搭配,也更能显示它的普适性,显示它的高贵和纯粹。灰色提升着品位,而多彩保证了活力,这就是和谐。

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子教学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被学生片片断断纪录下来。这些以课堂笔记为主要形式的记录,后来由他的学生汇集编撰就成了《论语》。品读《论语》,会呈现出一个怎样的孔子呢?

要认识孔子,首先要看《论语》里对他形象的刻画。

《乡党》一篇则是对孔子生活习惯的某些静态描写。如他到了地方政治中心和宗族所在地,就“恂恂(xun,恐惧)如也,似不能言者”,到了宗庙朝廷,就“便便言,唯谨耳”。他在“乡党”只求谦恭,在“宗庙朝廷”要和人讨论政治,就作到条理清晰,言语明了,而且谦恭。“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訇訇(hong)如也;君在,踧(cu)(ji)如也,与与如也”。意思是说,孔子上朝时,与下大夫说话,是从容不迫的样子;与上大夫说话,是态度和悦的样子。国君在场的时候,是局促不安、庄重严肃的样子。鲁君有客人,让他迎接,他就“色,勃如也;足,躣(yue)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zhan)如也。趋进,翼如也”。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孔子是个面色矜持庄重,行走迅速,言谈得体适度、举止谦恭和善的人。

《论语》对孔子的描绘,更多的在于通过对孔子生活中的一些具体事件的描写来表现他的性格。书中大多是他不得志的一些感慨,孔子概叹一生“道不行”,在愤世嫉俗的心情下,曾经也有过遗世远遁的思想,他幻想“乘桴(fu,小筏子)浮于海”,说只有他的学生子路会跟着他。他又说,“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说子路也无处弄来这作桴的木材,无可奈何付之一笑。他还幻想迁居到异域去:“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他充满了自信,认为他如果去居于“九夷”,将使“陋”的地方也可以改变。“饭疏食饮水,曲肱(gong,胳膊)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更表明他不羡慕富贵,甘于过淡泊的生活。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篇,孔子说,因为我比你们年龄都大,已经没有人用我了。平常你们说:“没有人了解我啊!”如果有人了解你们,你们准备干什么呢?

子路轻率地回答说:“拥有千辆兵车的国家,被挟制在两个大国之间,外有军队侵犯,内有灾荒饥饿;让我去治理,不出三年,可以使百姓既有勇气,又懂得治国的道理。”孔子笑了笑。

孔子又问:“冉求,你怎么样?”冉求回答说:“方圆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小国,让我去治理,不出三年,使百姓富足。至于礼乐之事,还要等待君子来做。”

“公西赤!你怎么样?”孔子又问。公西赤回答说:“不敢说我能做什么,我愿意学习。祭祀宗庙的事,或者同外国盟会的事,我愿意穿上礼服,戴上礼帽,做一名小相。”

“曾点!你怎么样?”曾点正在弹瑟,已经接近尾声,听到孔子问话,铿的一声把瑟放下,站起来回答说,“我和他们三人说的都不一样。”孔子说,那有什么妨碍?都是各谈自己的志向么!曾点说:“暮春时节,春天的服装已经做好,领着五六个人,带上六七个孩子,在沂水边沐浴,在舞雩台上任风吹拂,唱着歌一路归来。”孔子感慨地说,“我赞同曾点的主张啊!”

人们称赞这段文字,大都是欣赏它描写人物的语默动静非常传神。的确,这段文字写孔子、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几个人在席间的谈话,神情语态都是写得毫发毕现的。而且,还通过这些人物一刹那间的语默动静表现了他们各自的性格特点。孔子在这次和他的门徒的谈话中,对他自己的向往恬静的田园式的心情作了自然的流露。孔子本来是问他的门徒在政治上得到信用时怎样施展自己的抱负,曾皙却答所非答,讲了一通投身大自然、身闲自在的乐趣,这显然离开了政治。孔子“喟然”而叹,赞许了曾皙。这里正可以看出,孔子的内心透着一种“狂放”,狂放里无不洋溢着崇尚大自然的情怀。 

《论语》以师生对话的形式,阐释着他的主张。

子贡向老师问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有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乎?”您能告诉我一个字,使终身实践,并且终身受益吗?老师以商量的语气说:“其恕乎!”这个字就是“恕”吧。什么叫“恕”呢?孔子说:“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简单地说,就是要做好自己,同时要想到别人。你自己不乐意干的事情,不要强迫别人干。孔子还曾对曾参说:“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与“恕”相连的儒家精髓还有一个字,就是“仁”。

樊迟问孔子什么叫“仁”?老师告诉他“爱人”。

子贡问孔子说:“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孔子回答:“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这里告诉我们:仁德的人,自己想得住首先使别人也能站得住,自己做到通达事理首先要使别人也通达事理。能以自己的行为去譬喻别人,这可以称为是实行仁道的办法了。孔子进一步对仁德加以阐述说:“居则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意思是,平日闲居时态度谦恭,做起事来认真谨慎,与人相处忠诚。即使到了南蛮之国,也不可丢弃这些。

颜渊问仁,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克制自己的欲望,使自己的言行符合礼就是仁。一天做到克制自己而言行符合礼的规范,天下的人就会称你为仁人,做到仁德要靠自己,难道还靠别人吗?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这里孔子针对子张的问题,回答要从五个方面做起,做到“恭谨、宽厚、诚信、聪敏、慈惠。”恭谨就不会遭受侮辱、宽厚就能得到众人法拥护、诚信就能让人信任、聪敏就会有成绩、慈惠就能够差遣别人。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之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子禽向子贡问道:“孔子他老人家每到一个国家,必然听到那个国家的政事,是他自己求来的呢?还是别人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他老人家是靠温和、善良、恭敬、节俭、谦让得来的。他老人家求得的方法,大概与别人求得的方法不同吧?”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子夏告诉我们,广泛地获取知识并且坚定自己远大的理想,恳切地发问和不断地思考问题,仁德就在其中了。

子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刚、木、讷近仁。”“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所有这些,从不同的角度为我们立体般的呈现出“仁”的博大精深。

实现“仁”的手段是什么呢?怎样才可以丰富“温、良、恭、俭、让”以及“恭、宽、信、敏、惠”的内涵哪?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在孔子的心目中就是做一个真正理想的君子。一部短短两万多字的《论语》,“君子”这个词就出现一百多次。那么在孔子的心目中,究竟君子有什么样的标准呢?

第一个层次,要做到“仁、智、勇”。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孔子极为谦恭地说:“君子之道有三个方面,我没有办法做到。那就是像仁者那样没有忧虑,像智者那样没有困惑,像勇者那样没有恐惧。”尽管孔子谦恭,子贡却说“夫子自道也”——您说的不就是您自己吗?试想如果一个人真正做到了“仁、智、勇”三者,那么他的内心该是多么的强大啊。实际上“仁、智、勇”三者,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情商、智商和胆商”。

第二个层次,要做到“知命、知礼、知言”,随着人生阶段的不同,做到“三戒”。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这是人生立身处世的准则。君子有三戒:年轻时,血气未定,要戒女色;到了壮年,血气方刚,要戒争斗;到了老年,血气已经衰弱,要戒贪得。

第三层次,孔子指出四种行为符合君子之道。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这里孔子借评论郑国贤相子产提出四种行为:“自己的行为要持重,侍奉君主要恭敬,对人民施以恩惠,使用人民要合乎情义。”

第四个层次,从言行表里上认识君子。子曰:“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孔子告诫人们,做君主说话要谨慎迟钝,行动要敏捷勤快。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君子行事要以义为根本,以礼来实行,以谦逊的言语说出,以诚信的态度完成。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孔子说,质朴多于文采就会显得粗野,文采多于质朴就会流于浮华。文采与质朴搭配适中,才能成为君子。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孔子还说,普遍地团结人而不相互勾结;君子不担心别人不了解自己,担心自己没有才能。

第五个层次,是把君子和小人对比,指出二者的区别。孔子说:“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成人之美、和而不同、泰而不骄,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人际交往、和谐共赢的必备条件。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在孔子看来,君子看重的是大义,君子的襟怀是宽广而坦荡的,而小人看重的是利益,小人的内心藏着永久的忧愁不安。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通达仁义、严格要求自己、庄重而不与人争论长短;小人却是谋取财利、求全别人、相互勾连而不顾大局。

曾子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曾子说,知识分子不能没有宽阔的襟怀和刚强的毅力,因为他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而且道理遥远。以实现仁德作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不是很重大吗?对这一理想的追求到死才停止,不是道路遥远吗?这里孔子和他的学生,告诉我们,“修身”是对国家、对社会负责任的前提;“担当”更是实现人生抱负的保障。

由此可见,“君子”这个《论语》中出现最多的字眼,他的道理永远是朴实的、温暖的、是和谐的,是一种与人人达成融合的灰色,同时又是可以从当下做起、从自身做起的细微的情节。君子所赋予的理想,也是崇高的,是人们只有仰望才可以触摸的梦。因为这个梦的力量,必须来自于每个人的人格和内心。

 

本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教学研究:

  • 下一个教学研究:
  • Copyright © 2008-2018 邹城高级职业技术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邹城高职校网管办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鲁ICP备18054204号-1
    校址:山东省邹城市黄庙社区仁和路中段 邮编:273500 电话:0537-5214543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回到顶部